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
泽被万物/疫后越南缘何复苏强劲\西泽研究院特约高级研究员 邓 宇

泽被万物/疫后越南缘何复苏强劲\西泽研究院特约高级研究员 邓 宇

分类:财经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  越南资本市场建设还处于发展初期,保险市场等仍不健全,越南盾的汇率稳定性存在缺陷。

  尽管当前越南仍面临局部疫情散发波动影响,但总体上生产和投资已恢复到疫情前水平,出口产能同步加快修复,而且依托发达经济体产业链转移、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》(RECP)等因素带来的新发展机遇,疫后越南经贸将可能迎来新一轮的中高速增长周期。然而,越南本身的产业链价值链仍难以与其他中大型经济体匹敌,在科技创新和中高端制造业竞争力方面缺乏优势,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建设较为滞后,未来也将面临人口红利消退和人口老龄化问题,这些中长期制约因素可能会削弱越南的经济增速和潜力。

  疫情期间,越南经济经历了短期的阵痛,在疫情逐步缓解后,该国逐步放松疫情管控政策,并实施阶段性开放边境等措施,以此促进企业生产加快修复产能,并在海外需求和国际贸易增长驱动下逐步加快复苏。

  一、疫后经贸复苏趋势

  一是疫情波动中开启复苏进程。在经历了疫情的短期冲击后,越南2020年实际经济增长率仍保持在2.94%的水平。进入到2021年,越南疫情散发波动形势比较严峻,由于企业生产停工、消费市场出现萎缩,大量订单外流,越南的实际经济增速回落至2.58%左右。2021年10月以后,越南政府逐步防控疫情管控,经济修复有所加快,2021年四季度开始,越南经济强劲复苏,GDP增长回升至5.22%。亚洲开发银行(ADB)日前预测越南经济在2022年、2023年的增长率将达到6.5%、6.7%,复苏势头较为强劲。

  二是补缺效应影响下出口表现超预期。越南经济经历了连续两年的疫情冲击后仍维持在一定的增长水平,凸显多年积累下的经济增长韧劲,特别是作为制造业产业链的一环,出口数据表现较为亮眼。2021年越南的贸易总额首次超过6000亿美元,其中出口达3362亿美元,同比增长19%。目前越南的出口加快复苏,据统计部门公布数据,2022年一季度越南出口额接近886亿美元,同比增长约13%。主要原因:一是亚洲地区的疫情形势趋于缓和,海外市场需求强劲增长;二是亚洲一些重要出口国由于局部疫情拖累,部分订单出现转移趋势。三是海外投资和国内市场较为活跃。

  越南在近年来的经济开放进程中取得了突出的成绩,GDP增长率一直稳定在6%到7%的中高速增长水平,表现要优于区域内其他经济体,而且增长也比较稳定。一方面,越南的人口规模接近9700多万人,拥有较大规模的国内市场,尤其是青壮年劳动力资源相对比较丰富;另一方面,越南的政局形势也比较稳定,加快实施较为实用的「革新开放」政策,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,吸引海外投资。

  二、经贸发展优势与短板

  虽然说越南经贸复苏形势较好,受到了国际投资的关注,但并不意味着越南的经济产业结构具有很强的竞争实力,大部分低附加值产品出口,以及对外高依存度显示出内生性增长仍较为薄弱,尤其科技创新能力仍有不足。

  一方面,积极创造经济稳定增长的内外部环境。越南逐渐成长为亚洲地区中型经济体的典型,关键在于主动创造并抓住了内外部有利条件。20世纪80年代,越南推动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,努力创造和平、稳定的外部环境;1995年越南加入东南亚国家联盟(ASEAN),加强了与区域内成员国的经贸合作交流;2006年越南加入世界贸易组织(WTO),积极推动加入RCEP的谈判,加快融入经济全球化和国际产业链;目前,越南也与欧盟、英国等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。根据越南工贸部数据,越南与RCEP合作伙伴的贸易份额占比达55%,而RCEP伙伴对越南的直接投资占比达到62%。

  越南主动融入区域全球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进程,促进了经贸的快速发展。数据显示,越南进出口总额从2006年的仅847亿美元增至2020年的5453亿美元,增幅超过五倍。在内外有利因素驱动下,越南充分发挥自身的人口劳动力、市场和区位优势,通过内部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获得了经济稳定增长的发展空间。根据世界银行数据,越南GDP总量从1980年的383亿美元增至2021年的3662亿美元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预测,越南2022年经济增长率在6%左右,GDP规模将接近4090亿美元,人均GDP预计在4120美元左右,有望迈入中高收入国家行列。

  另一方面,科技创新能力不足且外部依存度过高。后发国家普遍存在基础薄弱的问题,不得不首先依赖国际市场开展对外贸易、引进技术装备,越南大体上也是如此。但长期依赖低附加值产品出口维持经济增长优势很难持续,而且易受国际市场影响。近年来,越南加快了产业结构转型升级,也取得了一些成效。数据显示,2015年至2021年越南累计出口计算机、电子产品及配件2224亿美元,份额从2011年4.8%上升至2021年的15.2%。然而,越南这些「含金量」较高的出口商品大部分主要为代工和组装的生产环节,缺乏必要的原材料和科技自主性,产业链价值链的地位并不高。

  由于东盟及亚洲其他地区的出口产业链基本上有相似和同质化趋势,这也导致了越南的产业链竞争力仍有一些薄弱和短板。根据越南统计局的数据,越南出口中外资成分占比从1995年的27%增至2020年的72.3%。越南发布的《关于2021年至2025年经济结构调整计划的决议》提出,推进高新技术开发多项国家产品,并提高经济自主性、适应性和弹性。目前,越南位列世界经济论坛(WEF)《2019年全球竞争力报告》第67位、世界知识产权组织(WIPO)「2021年全球创新指数(GII)」第44位。今后越南要提升产业链价值链水平仍有赖于加强科技自主创新,着眼于提高经济增长的内生性。

  此外,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建设相对比较滞后。越南的资本市场建设还处于发展初期,保险市场等仍不健全,具有一定的脆弱性,尤其是越南盾的汇率稳定性存在缺陷。自1980年代至今,越南共经历了三次比较大的金融危机,均与越南盾贬值有关。1985年,越南出现越南盾贬值危机,通胀大幅攀升;1997年亚洲爆发金融危机,由于邻国泰国的货币泰铢被严重高估后遭抛售,导致越南盾同样遭遇严重贬值危机;2007年底爆发的第三次危机缘于越南盾连续贬值,2006年越南股市出现异常火爆现象,大量企业估值水平偏高,低利率政策导致信贷过度宽松,最终引发了通胀和资产泡沫。

  目前,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在加快收紧,越南美元外债占比过高,与外储呈倒挂模式,美元融资成本上升可能引发潜在的货币危机。2022年3月,越南政府批准的《至2030年金融战略》提出,建设发展稳定、安全、高效运营且结构合理的证券市场,并进一步完善和提高金融体制质量,建造现代化、透明且可持续的金融市场。

  三、未来前景

  越南充分利用内外发展环境和优势条件,为经贸开放和融入全球化创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,逐步成长为具有发展潜力的中型新兴经济体。基于区域优势,新加坡、日本、韩国等发达经济体不断深化与东盟的合作,加大了对越南的投资布局,越南务实、开放的经贸政策也迎合了区域全球化的发展潮流。

  展望未来,越南在经贸发展方面将有望延续中高速增长的预期,市场开放也会进一步加快。但目前越南经贸的发展模式并未超出早期日本、韩国等发达经济体的出口导向型经济,过于依赖外部市场反而缺乏内循环条件,价值链提升较为困难,人口红利也会逐渐消退。而且,越南的证券市场波动性较高、汇率并不稳定、高美元债占比与外储规模不相匹配,未来可能因美元流动性收紧而出现融资困境。因此,越南要维持可持续的增长动能,应加强科技创新和内生性增长要素的培育,加大人力资本投入,否则也将面临经济转型「阵痛」。

(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)

 当前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